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将其-焚尸,建立起大院君傀儡政府

将其-焚尸,建立起大院君傀儡政府。改国名为韩国并升号为皇帝的李氏王朝,又寄希望于联俄抗日,没想到日俄这两个殖民强盗却商议以三八线为界瓜分朝鲜。
  1904年日俄分赃不均开战,十几万日军占领了朝鲜全境。翌年日本对俄讲和,仍在朝留驻两个师团和大批宪兵。那个明治维新的功臣、对外侵略的祸首原首相伊藤博文,于1905年末强迫韩国签订《乙巳保护条约》,接着担任了“朝鲜统监”。按照条约,韩国在军事上接受“保护”,外交归日本外务省掌管,皇帝和内阁都完全成了伊藤掌中的傀儡。
 
  ■伊藤博文将韩皇当傀儡犹嫌不足,又迫其“自愿”同日“合并”
 
  1906年以后的三年间,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朝鲜文人形容说,伊藤博文每次进皇宫,对高宗的蛮横态度甚于东汉末的曹操对汉献帝。韩国法令和高官的任免,都操于伊藤之手,日本调来2000名“裁任官”又在各级监政。政令由他们写完,再入宫强迫高宗盖玉玺。
 
  从1906年起,朝鲜志士掀起了抗日“义兵”运动。1907年8月日军解散韩国军队时,汉城内1300名官兵进行了一天的巷战,不少人突围投奔北部,参加“义兵”运动者曾达14万人。此后的四年间日军以重兵讨伐,缺乏武器和严密组织的“义兵”被打垮,数万人牺牲。
 
  困于深宫的韩国高宗李煕,也不甘心做亡国之君。1907年夏天,他得知“万国和平会议”在荷兰海牙召开,又燃起求英美帮其独立的希望,派亲信一品官李隽为密使赴会。西方列强却不想得罪日本,伊藤得知消息后入宫强迫高宗发电否认曾派使前往,日军还在宫门外广场鸣炮威胁。高宗被迫向海牙发了电报,密使李隽在会上被骂成“骗子”,因悲愤-。伊藤博文对“密使事件”还不罢休,强迫高宗让位于太子李坧,自己又任皇子的“太师”。
 
  “义兵”失败时,一批志士又采取了暗杀。1909年10月安重根在哈尔滨车站击毙了来访的伊藤博文,并高呼“独立万岁”!他被俄军抓获后移送日本,在旅顺从容地走上绞架。
 
  1909年末,新任“统监”的日本前陆相寺内正毅下令,让朝奸李容九伪造民意组织所谓“百万人上书”,并迫使傀儡皇帝李坧认可,向日本提出合并的“请愿”。1910年6月3日,日本内阁又演出了对韩国的“合并请求”,表示“同意”这幕自导的丑剧。同年8月22日,上万武装日军在汉城各主要街道严密布哨,骑兵围绕皇宫周围反复巡逻,宪兵警探又控制了全国城乡的各要点,朝鲜民众都以仇恨的目光看着这些殖民者。在森严的气氛中,日本任用的总理大臣、朝奸李完用进宫,将寺内正毅与自己签订的《日韩合并条约》送交李坧。
 
  ■“八二二”后,禁说本族语言和强制改姓更使朝鲜人世代难忘屈辱
 
  8月22日通过的《合并条约》宣布:韩国皇帝“自愿”将统治权交给天皇,日本则保护其宗庙、财产,并将李氏皇族并入日本皇族中。朝鲜人民亡国后的命运,比皇族要悲惨得多。日本殖民统治之严,在世界上创造了多项毒辣透顶的纪录。总督府为灭绝朝鲜文化,强迫学校只许教日语,还勒令百姓不许说朝语,若有犯禁轻者打耳光,重则要坐牢。
 
   
 
  另一项世界殖民史上绝无仅有的恶政,便是强令全部朝鲜人(皇族“李王”几人除外)“创氏改姓”用日式名字。对多数民族特别是东方民族,姓是家族延续血脉的标志,日本当局硬要朝鲜人舍弃祖宗而归于“中田”、“平野”之类他国宗脉,如何能不叫人恨入骨髓!当年不少朝鲜人选择-,或大批流亡到中国东北,以避开改姓。到了1945年光复之日,朝鲜民众第一件事便是砸掉写着日本名的门牌,恢复“金”、“朴”、“李”等原姓氏。
 
  日本统治者将朝鲜人强归为本国“国民”后,内心仍视其为奴隶,在地位排列中放在本土人、琉球人、归化人(台湾人)之后为第四等。在日本列岛的朝鲜人,还一直被当做戒备对象。1923年关东大地震时,戒严部队和暴徒为“预防暴动”,竟在东京街头屠杀了5000名朝鲜民工。二次大战中,几十万朝鲜男人被强征当随军劳工和“兵补”,20万妇女被抓去当“慰安妇”。殖民统治之残暴,真是令朝鲜人发指。2001年日本小泉首相访问汉城时参观旧时监狱,不管是外交辞令还是发自内心,他宣称:“真难想像竟会有那样残酷的事!

相关阅读